沒力氣煮飯?看看各國銀髮族都怎麼吃?(下)

熟年幸福飯包 ?讓溫暖直送

比較起英國和日本開發微波食品讓老年人吃的方便,台灣的送餐和共餐方案顯然更可以兼顧陪伴、情感交流、掌握獨居老人現況等等需求。以送餐為例,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從2007年開始,開發低油、低鹽、低熱量的「幸福熟年飯包」,由送餐員親自送給弱勢或有需要的家庭,送餐員每天也會藉著送餐時間關懷老人生活,而且還有營養師為不同需求的老人訂做菜單,兼顧了美味和健康。

礙於地緣關係,這項服務目前僅限於設籍台中市區、年滿65歲以上的老人,有需要的人可以參考基金會網址 (http://www.hondao.org.tw/article.php?article_cid=50&article_id=2182 )

或者與台中市長期照顧中心聯絡(電話04-25152888)。


不只是吃,一起吃更開心!

而除了送餐服務以外,近年來台北市與新北市大力推動共餐服務,只要付出一點點錢,老人就可以在里民活動中心、區辦公室、社區大學、教會、宮廟、社區發展協會、社會福利機構等地方,和其他老人一同用餐。

會來同個地點用餐的多半是住附近的鄰居,很容易就交上朋友,負責這項服務的村里長或社區志工,也可以藉著老人來用餐的機會,掌握老人的生活現況。如果固定前來用餐的老人突然沒有出現,就可以很快派志工到家裡訪視,確認是否有健康狀況、或者其他需要協助處理的問題。

(台北市老人共餐據點http://www.dosw2.taipei.gov.tw/j2/j1100.asp?l1_code=&Ba_Conditions=C )

而新北市的共餐服務也發展得相當迅速,從民國94年開辦以來,到民國104年已經有708個共餐據點,超過兩萬八千人參加(關於新北市老人共餐服務,請參考https://wedid.ntpc.gov.tw/Site/PolicyDetails/1039 )。除了由志工、特約店家提供的餐點是為老人特別準備、符合老人健康和養生的需求以外,在共餐據點還有像是卡拉ok、健身器材、泡茶或棋藝等設備,讓老人家在用完餐後,可以跟朋友一起唱歌、運動、泡茶聊天,久而久之,建立起類似社團的自發性組織,彼此間可以互相關懷。

這些社區也發展出各自的特色,像是實行共餐服務已經一年多的淡水民生里,因為重植樹梅,在共餐的時間,大家會一起製作樹梅果醬、醋,以及各式糕點。而在新北市盲人重建院舉辦的共餐活動,則是讓眼睛不方便的老人和其他老人一起用餐,老人們彼此協助,能夠感受到自己對別人有所貢獻,獲得自信心與成就感。

為了解決銀髮族用餐不方便的問題,台灣發展出的共餐和送餐服務,是不是比起單純解決”吃”的問題的微波食品,更讓人感到溫暖呢?現在的銀髮族共餐還不算全面普及,以新北市有38萬的老年人口來說,參與共餐的人數大約2萬多,還不到一成,而其它縣市的參與比例更低。期待更多人關心銀髮族用餐,大家提供可能的協助,讓共餐和送餐能夠照顧到更多家庭!

? ?放大鏡項鍊

沒力氣煮飯?看看各國銀髮族都怎麼吃?(上)

民以食為天,不管對甚麼年齡層的人來說,吃飯都是人生一等一大事。對於行動方便、身體健康的年輕人而言,吃飯是一種享受,不只是享受美食、享受外出尋覓美食的快樂,也享受用餐時間與親友團聚、交流感情。

然而這樣一件快樂的事情,換作是老年人呢?因為行動能力受限,沒辦法為了吃一頓飯而跑大老遠的地方,也因為體力下滑,沒辦法出門買菜準備食材;在廚房站著做菜,沒多久就腰痛背痛,累到沒有胃口。而更重要的是,老年人的三餐,可不像年輕人那樣只講求美味,老年人最怕就是高血壓、心臟病、糖尿病,這些疾病都必須透過飲食加以控制,不管是美食雜誌或部落客介紹的餐廳,還是台灣人最引以為傲的街頭小吃,多半過油過鹹,已經不適合老人家了。

關於吃的問題,最好是由子女為長輩特別準備餐點,可以照顧到口味和健康,但現在大多數人都是雙薪家庭,子女生活忙碌,老人家只能遷就年輕人準備甚麼就吃,顧不得減油減鹽的飲食禁忌。而對那些獨自居住的老人來說,三餐更是大麻煩,因為準備一到兩個人的餐點又累又不划算,只好買外食來打發三餐,久而久之,不只有營養不良的問題,還可能引發三高等疾病。

在年輕人沒有時間準備、老人家又沒有辦法自理的情況下,銀髮族的飲食問題該怎麼解決呢?小編整理了國外的報導,發現依照國情不同,不同國家發展出不同的解決之道,或許都是台灣可以參考的策略喔!


英國:微波食品當道,瞄準銀髮族市場

根據英國記者羅西.米拉(Rosie Millard)的報導,因為越來越多人在下班後沒有興趣做菜,或者是沒有時間做太過複雜的菜色,微波食品在英國越來越受到歡迎。據估計,英國微波食品的市場一年有23億英鎊的產值(約台幣1100億),雖然在2013年因為業者違法使用馬肉而導致銷路一度下滑,但很快地,這個市場又恢復原本的活躍。

而在這麼多消費者當中,毫無疑問地,沒有體力做菜或外出用餐的老人家,是消費者的大宗,業者也就特別開發了老年人的菜色,並且邀請羅西和她83歲的父親前往試吃。

羅西表示,她和父親對於微波食品的水準感到驚訝,因為這些不需要特別烹調,只要打開包裝、放進微波爐加熱的餐點,竟然比想像中還要美味。唯一的疑慮是這些餐點多半口味過重,不是太鹹就是太油,顯然不符合老年人的健康需求。

不過儘管如此,據估計,英國的微波食品市場以每年20%的速度大幅成長,這些食品改變了英國人的飲食習慣,也會改變越來越多老年人的生活。


日本:食品業者用心,讓銀髮族有更多選擇

和英國一樣,日本知名的食品業者Kewpie(キュ?ピ?)也針對老年人開發微波食品,這些食品的菜色相當豐富,像是日本人常吃的壽喜燒、親子丼、馬鈴薯燉肉等應有盡有。而且日本業者相當用心,不只是菜單推陳出新,還針對老年人牙齒不好、咀嚼能力下降的問題,將這些食品區分為四種不同的等級。比方說第一級的品項,就是將食材煮軟到用湯匙可以壓碎的程度,適合牙齒健康的老人,第二級則是將食材切成適當大小並且煮軟,用假牙也可以輕易磨碎,第三級則將食材煮軟到可以用舌頭化開的程度,而第四級幾乎不用咀嚼就能進食。

另外,因為日本的宅配相當發達,這些微波食品都可以在日本的購物網站樂天市場上買到,消費者只要透過網路下單,一兩天內就能收到貨品,對獨居、不方便出門購物的老年人來說也是一大福音。

? ?放大鏡項鍊

有工作,不會老!銀髮族的再就業人生

? ? 現代人因為營養好、醫療進步,五十五歲以上雖然已經屬於中高齡,多半還是耳聰目明、活力旺盛。但是在目前的勞動市場上,因為很多企業仍然有年齡歧視,工作條件也過於僵化、無法配合中高齡者在體能上的轉變,所以很多人在五十多或六十歲時就選擇退休,或者是被迫轉職。這些還有工作能力的人,在退休或非自願離職後找不到合適的工作,對社會來說不只是勞動力的浪費,也讓他們的實務經驗和人生智慧難以傳承。更有許多中高齡退休者,表示在退休後找不到生活重心、沒有成就感、或者感覺到自己是不被社會需要的米蟲,引發心理疾病和親情衝突,總之,銀髮族被迫退出勞動市場,無論就個人或社會層面來說都是損失。

? ? 為了要改善銀髮族的就業狀況,讓有能力就業、想要就業的中高齡者能夠找到適當的工作,各國都有具體的改善中高齡就業措施,值得我們借鏡。

日本:改善年齡歧視、協助中高齡人才與企業媒合

? ? 在日本,政府和民間都有鼓勵銀髮族就業的措施,像是高齡者雇用制度、高齡者雇用安定法等等,就是用法規保障銀髮族的就業權和工作條件,日本並且從2001年就通過禁止年齡歧視的法案,規定除了某些特殊行業以外,一般行業在雇用時不得設立年齡限制。

? ? 而在民間,也有業者開發網路平台,像是人力網CrowdWorks就和東京電視台合作,推出「Senior Works」的免費服務,這項服務特別針對中高齡者,介紹他們可以從事的工作。根據統計,目前在這個平台上,超過50歲的工作者就有6500人,當中又有34%的人藉著這個平台,平均每年賺取台幣約70多萬的酬勞。對於老年人的生活和自信心的建立,都有很大的幫助。

韓國:提升業者聘雇意願、成立中高齡人力銀行

? ? 為了提升企業聘用中高齡者的意願,韓國則是對聘僱55歲以上員工的企業提供補助,同時成立中高齡人力銀行,由政府媒合中高齡人才和企業,一方面降低企業在招聘員工和人力訓練上的成本,另一方面,也能中高齡者的實務經驗與智慧得以傳承。

台灣:銀髮人力中心、銀髮資源網

? ? 在德國、韓國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先進國家,都有協助銀髮就業的措施,台灣的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,也在2015年成立銀髮人力資源中心,並建立銀髮資源網,提供三萬五千個正職或兼職職缺,協助中高齡者求職、接受職業訓練,並協助企業找到可用人才。

網站上不只隨時提供最新的銀髮族就業資訊,也有數位學習平台,提供資訊科技、會計、語言等課程,讓中高齡者可以透過線上教學,獲得再就業所需的專業技能。

? ? 值得一提的是,網站上提供的「明師高徒計劃」,協助年滿15歲、29歲以下的非在學未就業青年,與具備專業技能的師父媒合,由師徒自行制訂訓練方式,讓專業訓練不再僵化,而是可以在實務環境中,按照個人的條件、工作本身的特殊性,建立有彈性且實用的訓練課程。可見得不只是銀髮族,年輕人也可以利用銀髮資源網,找到對自己工作有幫助的資源喔!

? ?放大鏡項鍊

記得,家人的愛與關懷─淺談失智者照顧

?? ? 聯合晚報出版新書《失智怎麼「伴」》,書中分享24位名人陪伴失智親人的故事,並且請來當中的幾位拍攝短片,分享他們的心路歷程(影片連結: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4ztCXWOiWxM)。這些短片很令人動容,不只是他們說起家中長輩時,眼中泛起的淚光讓人心有戚戚,同時也是他們以自己的故事,對家有長輩者的衷心呼籲:多關心失智長者,讓他們感受家人的愛與關懷。

? ? 每個人都會老,老,令人害怕的不只是行動能力的下降,在失智症越來越普遍的現在,老,還帶來另一個陰影,就是失去認知和記憶能力。患有失智症的人,不管身體機能如何,大腦的功能退化,就會失去判斷力、記憶力、認知力、思考能力等等,這些都是我們身而為人,能夠照顧自己、和別人建立關係的關鍵。

 

照顧失智症,很不簡單

? ? 因此患有失智症的人,比起其他行動不便的病患,照顧上的困難有過之無不及,依照病情嚴重程度的不同,他們可能很難溝通,可能會做出旁人無法理解或引發危險的舉動,還有些人因為失智症影響而性情轉變,從溫和講理變得暴躁易怒、甚至有被害妄想,讓照顧工作變得難上加難。

? ? 有些失智症患者會迷路,但又一不注意就會自己跑出去,讓照顧者必須時刻緊盯無法鬆懈,也有些患者彷彿是迷失在時間裡,忘記曾經度過的歲月而以為自己還活在過去,這樣的症狀也讓他獨自活在不同世界,生活上的大小細節,都很難和旁人配合。

三項原則:求知、求助、理財

? ? 知名作家褚士瑩,分享了照顧失智症的三大原則,就是求知、求助、理財。求知,指的是要了解失智症疾病的特殊性,我們很常聽說「老人就是頑固、健忘、不講理」等等,但現在要有新的認知,這些症狀可能都是失智症的徵兆,不能再當作單純的年老而忽視。及早了解失智症,有助於早期發現、早期預防與治療,針對不同起因的失智症,也可以做不同的努力來緩減症狀。

? ? 而求助,指的是家有失智者的家庭,應該要多方尋求可用資源,要照顧失智症患者絕非易事,長時間和難以溝通的患者相處,也很容易累積壓力,導致照顧者身心俱疲、甚至長期失眠、憂鬱,帶失智症患者一同自殺走向絕路。因此家有失智症患者時,一定要勇於求助,現在已經有許多協助失智症的相關機構(網站連結:http://www.cfad.org.tw/resouce.php?s=1),透過這些單位,照顧者可以找到更適合患者的照顧模式,也可以將照顧工作暫時轉交他人,幫助自己在高壓的照顧工作中獲得喘息。

? ? 最後一點就是理財,家有失智症患者和長期照顧病患的家庭,都需要及早做好財務規劃,必要時尋求社會救助,以免財務和人力同時吃緊,形成整個家庭的重擔。


助人也自助:照顧者負荷自我照顧工作坊

? ? 美國史丹福大學已經建立一套專業課程,協助照顧者在醫療照顧、生活型態、情緒處理三方面做好管理,國內的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,也在四月份開辦「照顧者負荷自我照顧工作坊」(報名網址:http://www.cfad.org.tw/news.php?view=251) 幫助照顧者做到更好的自我關照、情緒管理與壓力釋放、建立更好的照顧模式等等。在課程中也可以認識其他照顧者,有助於交流經驗、讓照顧之路不再漫長而孤獨。

? ? 由於文化與國情的關係,台灣社會多半仍是由家人自己照顧失智長者,但照顧工作的壓力非常大,不僅僅要承擔受照顧者身心健康的責任,也要忍受照顧工作的寂寞、缺乏成就感、人際圈狹小等問題。像「照顧者負荷自我照顧工作坊」這樣的課程,不只是幫助照顧者更了解照顧工作,幫助提升受照顧者的生活品質,也幫助了整個家庭,在長期照顧之路上走得更穩。

? ? 最後,小編提醒大家,不只是失智症患者需要照顧,負責照顧的人,也同樣需要家人的愛與關懷,時時刻刻把每個家人的需要放在心上,主動幫忙提供喘息的空間,才不會讓照顧者陷入憂鬱喔!

? ?放大鏡項鍊

在自己熟悉的環境度過晚年—在地老化(下)

 

在地老化對社會整體的影響

在地老化,造福的不只是老年人或者家有老人的家庭,從瑞典的例子來看,在地老化的社會政策,另一個重要的影響就是婦女地位的提升。

一九六零年代以前,瑞典還是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模式,照顧幼兒、病人、老人的責任都落在女性身上,女性勞動參與率只有40%。而在一九七零年代,婦女運動開始呼籲男女平等,讓女性有機會平等就業、參與勞動市場。瑞典政府於是提供了更多的托育服務、照顧設施,這些部門不只是讓職業婦女可以減輕照顧兒童和老人的負擔,自由在職場上揮灑,也為中年女性的二度就業創造了更多機會。

許多原本為了照顧家人而退出職場的女性,可以在這些社會福利部門從事幼教、托育、居家照顧、照顧服務員等工作,不只是為家裡多爭取一份薪水,政府提供這些工作者在職進修的機會,也幫助這些女性進一步發展照顧專業。

LED放大鏡

在地老化在台灣

台灣也有一些在地老化的成功例子,像是台南的仕安里,就以社區合作社為中心,發展出「在家鄉共老」的合作模式。仕安里是一個兩百多戶、六百多人的小農村,受到年輕人口外移的影響,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口比率高達兩成,從老年人口比率達到7%就算是高齡化的標準來看,這個里可以說是超高齡社區。

可以想像,在這樣的地方有非常多獨居老人,因為子女外出工作而無人照顧,有的人還得照顧同樣年邁的老伴,由於體力下滑,打掃、煮食、外出就醫都相當困難。許多老人在這種情況下,因為反覆吃著加熱的剩菜導致營養不良,又因為不方便就醫,或者是獨居生活讓外地的子女感到不安,明明身體狀況還不到需要長期照顧的程度,卻不得已被子女送到城市的安養院生活。

在年老後被迫離鄉背井,和不熟悉的陌生人一起住在照顧機構,對老人來說,是多麼大的心理壓力啊。為了改善獨居老人的生活情況,二零一三年成立的仕安合作社,每個禮拜一、三、四五會派社區服務車,載老人前往醫院看病,並且成立社區廚房,由社區媽媽提供共食或送餐服務。

這些措施乍看只是些微小的變化,實際上卻大大改善了老人的生活品質。不只是鄰居、朋友可以相約一起去看病或去食堂吃飯,改善了老人的寂寞感,也因為有這樣的社區關懷網絡,老人的生活情況隨時有一群熱心的社區媽媽在協助關心,在外地工作的子女,也終於可以放心讓長輩自己留在家鄉生活,不必勉強長輩住進安養院。


期待一個在地老化的未來

在地老化是所有高齡化社會的努力方向,台灣在這方面的政策還不夠成熟,但民間有許多的合作社、社區發展協會、社區大學、宗教組織等非政府部門,本著台灣人的人情味與互相關懷的精神,正自發地朝著這個方向努力。期待政府能趕快跟上腳步,扮演好統籌資源、匯集力量的角色,建立更完善的長期照顧政策,讓人人都在自己的家鄉,幸福、安心的共度晚年!

 

? ?放大鏡項鍊

在自己熟悉的環境度過晚年—在地老化(上)

想像一下,如果有一天你老了,退休了,身體狀況不如年輕的時候,你會想要在哪裡度過老後生活?是在不熟悉的地點、充滿陌生人的安養機構,還是你一直以來生活的社區?相信不需要考慮,我們大多數人的答案都是相同的:如果可以,年老後想繼續住在自己熟悉的地方。


在地老化

這就是「在地老化」這個概念的出發點,在地老化(aging in place),指的是人們在原本生活的地方自然老化,因為對生活環境熟悉,所以可以擁有較高的生活自理能力,進而擁有較高的自尊和自主性;不同於將老人集中起來的照護機構,原本的居住環境多是一般住家,所以在地老化,也意味著老人可以保留較多的隱私,不必因為年老就和許多陌生人同住。

放大鏡項鍊

在地老化的優點

東西方社會對在地老化的重視不太一樣,西方社會重視的是社區,東方社會重視的是家族同居的觀念,但無論在東方或西方社會,在地老化都被認為是符合人性的發展,因為老人不需要離開家鄉,就可以維持原有的人際關係,跟老鄰居、老朋友互動,對身心健康都有益處。

而從政策面來看,在地老化也可以降低老人對公共部門的依賴,發展在地老化的國家多半以民營化、社區化為發展方向,為地方上的老人提供量身訂做的服務,減少不必要的支出與浪費。

比方說,有的老人雖然需要人幫忙打理三餐、洗澡或打掃房間,但其他生活事務都能自理。這種時候最適合選擇社區照顧,由正式或非正式的社區組織,定時派人到老人的家裡打掃煮飯、協助洗澡等等。但是台灣的現況,因為在地老化的概念尚未落實,很多這種狀況的老人因為找不到類似的鐘點服務,只好由子女送到全天候的安養機構,一方面離開原本住家,大大影響老人的生活品質、增加家庭不必要的開銷,另一方面也是一種資源浪費,排擠了真正需要全天候照顧的老人的權利。


在地老化的條件

要發展在地老化,需要正式與非正式的部門加以整合,也就是說,不是單靠政府或民間的力量就能完成,而需要政府和民間的共同合作。政府機構必須扮演支持與分配資源的角色,深入地方,協助地方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照顧機制,而地方也需要發展出相互扶持的概念。

現在仍有許多人認為,照顧家中的老人,是每個家庭各自的事,這種自掃門前雪的概念會阻礙在地老化的落實。台灣社會已經邁入老齡化、少子化,在每個家庭人數都越來越少的情況下,要讓老人獲得最好的照顧,就必須破除這種觀念,讓更多人意識到社區照顧的重要性。

? ?LED放大鏡

沒有外籍看護,我們該怎麼辦?(下)

 

? ? 余小姐(化名)四十歲,母親已經過世,父親因為長期罹患糖尿病而不良於行,在公婆也需要人照顧、孩子還在就學的情況下,與丈夫兩個人努力工作勉強申請外籍看護,負擔起照顧三個老人的工作。但據說2017年印尼將凍結外勞來台,屆時將面臨有錢也未必請得到看護的窘境,余小姐憂心忡忡…

? ? 前述的故事並不是特例,在少子化、高齡化的雙重壓力下,台灣社會幾乎每個家庭都將面對家中長輩無人照顧的問題,明知外籍看護無法符合每個長輩的需要,但在小家庭有限的經濟能力下也只能聘請外勞。因為外籍看護不熟悉地方環境,也沒辦法陪長輩聊天,只能陪長輩在家坐在電視機前面,久而久之,原本部分失能的長輩,社交能力和語言能力迅速退化,幾乎已經是全面失能了。


假設我們遇到余小姐這樣的情形,應該怎麼辦呢?

? ? ?首先,必須先判斷長輩的失能狀況,才能找到對長輩最好的照顧方案。可以先請醫院的家庭醫學科或老人醫學部門協助,從專業角度了解老人的健康情形。在長輩失能狀況並不嚴重,生活大部分都能自理,其實還不需要看護的時候,可以透過各地方社會局、醫院社工、鄉村里長、社區大學、長春學苑以及其它非營利組織,尋找如家事服務、送餐與共餐服務、協助陪同就醫等等支援。

? ? ?若是確定長輩需要隨時有人陪伴,經濟上又無法負擔本地看護時,就要進入申請外籍看護的程序。建議先列出長輩的需求項目,像是需不需要餵食、洗澡、按摩與復健等等,將這些項目按照優先順序作成需求清單,請仲介公司按照這份清單做初步篩選,在人選確定後,再進行越洋視訊與口試,與對方清楚談妥工作條件、簽約,等外籍看護來台,就進入「在職訓練」的階段。

? ? ?很多人誤以為只要請了外籍看護就一勞永逸,殊不知在職訓練是外籍看護能否和雇主充分配合的關鍵,畢竟語言和文化不同,生活習慣也就大相逕庭。看護工作不同於工廠作業員,在照顧長輩的過程中,和長輩以及雇主都會頻繁互動,彼此個性和不和、能否打開長輩的心防、讓長輩接受「由家人以外的人」照顧的事實,都需要很長一段磨合期,還曾經發生雇主不願提供照顧的專業級輔具給外籍看護,覺得反正看護都請了不需要給他這麼好的輔助工具,卻使得看護最後因此腰骨受傷,雇主只好每個禮拜花時間陪她去做復健,因此若返小編在這邊呼籲大家,要提供適當的輔具及在職訓練也是非常重要的喔!

? ? 還有現在的外籍看護多半和雇主住在同一屋簷下,彼此既是雇主與員工,也像是朋友和家人,所以雇主不只要主動了解外籍看護的背景,也要知道對方在飲食和生活習慣、宗教上是否有特殊需求,盡可能地互相配合、表達善意。而在最重要的看護工作上,雇主還必須扮演看護的「指導員」,畢竟看護是初來乍到,對於長輩的個性、習慣、還有需要其實是一無所知。雇主必須親身示範看護工作的每個步驟,確保看護用長輩可以接受的方式工作,也必須在一旁觀察看護和長輩的互動,適時介入,幫助他們建立友善關係。

? ? 在少子化、高齡化的衝擊下,越來越多家庭無法自行照顧長輩,這些離鄉背井來台工作的外籍看護,其實是協助很多家庭解決困境的助人天使,以尊重、感謝的心情看待他們,才是聘請外籍看護最正確的態度喔!

??

沒有外籍看護,我們該怎麼辦?(上)

? 知道台灣有多少外籍看護嗎?政府實施長期照護政策二十年來,約有二十一萬外籍看護在台灣家庭擔負照顧老人、病人的責任,而在外籍看護中約有十七萬是印尼籍,印尼政府已經宣布2017年可能將凍結印尼勞工來台,可以想見到時候台灣將面臨嚴重的照顧人力缺乏,有老人的家庭請不到看護的問題。

? 面對印尼政府的宣稱,勞動部宣布將放寬越南及勞工來台門檻,解決照顧人力不足的問題,雖然這種做法乍看解決燃眉之急,但長久看來,卻和台灣長期照護政策中「以本勞為主、外勞為輔」的策略背道而馳。

為什麼要以本勞為主、外勞為輔呢?有三大重點。

一.本地看護素質較高,受過專業照顧訓練者約有十一萬

其實很多外籍看護來台,只有接受過短短的職前訓練,她們並不知道如何照顧老病,卻必須在語言不通、風土民情不同的環境下,進行一些需要受過訓練的照護服務。像是更換尿管、抽痰,這些措施只有受過居家照顧員訓練的本勞才能從事,現在卻多半仰賴外勞。

在語言不通、害怕做錯受到責罵的情況下,很多老人因為外勞在抽痰和更換尿管等程序出了問題,反覆進出醫院受苦。而本地勞工受過專業訓練者約有十一萬,卻因為薪資過低難以與外勞競爭,只有一萬人留在這個領域就業,不只浪費教育資源,也讓更多老人忍受較低的服務水準。

二.發展社區照顧、在地老化,本地看護較符合政策需求

社會邁向高齡化,老人普遍增加,但老人的狀況其實各有不同,有的人需要24小時照顧,然而大多數人其實只是衰老,並未徹底失能。針對這些老人其實需要提供的是多元化的服務,像是送餐、幫助打掃家裡、陪同就醫復健、提供社交活動讓他們的社會功能不至於退化。

這些其實是發展社區服務的重要目標,社區裡原有的人力,可以提供這類多元化的服務,但現在的情況是外籍看護負擔起大多數老人的照顧工作,以至於老人終日和語言不通、沒辦法聊天互動的看護在一起,原本可以自裡的老人反而會加速退化,最後變成「長壽而失能」,這是家人最不樂見的情況,社區人力無法活用,也是種社會資源的浪費。

三.創造就業機會,有助於改善看護市場勞力剝削問題

台灣有血汗之島的惡名,在不夠尊重外籍看護、將其視為廉價勞工的情況下,看護往往和雇主住在同一屋簷下,二十四小時甚麼都要做,又因為看護工資和基本工資脫鉤,基本工資只保障了工廠勞工,外籍看護卻始終面臨低薪、工時無限上綱、工作內容包羅萬象、或者雇主性騷擾等剝削問題。

印尼政府宣布凍結勞工來台,政府應趁機推動本地勞工加入看護市場,改善看護所受的不平等待遇,在越來越多老人需要看護的情況下,也可以提供本地人就業機會。

??

 

照顧是一種專業 — 認識照顧服務員

知道甚麼是照顧服務員嗎?或許你還不是很熟悉這個名詞,但你一定聽過也知道甚麼是「看護」,就是在醫院、安養機構、或者是到有需要的人家裡協助照顧病患與老人的人。照顧服務員其實就是看護人員,隨著台灣社會的高齡化,每個家庭都有老人需要照顧,社會對照顧服務員的需求也與日俱增。


照顧服務是一種專業

照顧病患或老人,絕對不像乍看之下那麼容易,不只是要協助老人上下床、行走、出門就醫、翻身、洗澡換衣服、餵飯,視情況也需要做心肺復甦術、協助受照顧者與外界溝通、維護他們的心理健康等等。因此照顧服務員是一種專業,並不只是單純的家務外包。


照顧服務需要哪些資格?

在台灣,雖然很多家庭尋求外籍看護,但外籍看護畢竟來台手續繁瑣,又有語言文化的差異,對於本國籍的照顧服務員的需求仍然相當的高。政府為了促進本國的照顧服務專業化,協助家庭減輕照顧病患與老人的壓力,同時也促進本國籍照顧服務員就業,正積極推動照顧服務員接受訓練、取得認證。

目前政府委託紅十字會辦理的照顧服務員培訓課程,課程時數90小時,內容包括了40小時的學科、40小時的術科,以及10小時的回覆實習,而唯一的公訓單位—台北市職訓中心,更將課程時數延長到178小時,包含40小時的實習時數,就是為了提高國內照顧服務員的專業水準,讓有需要的病患與老人獲得更好的照顧。課程結束後可取得照顧服務員丙級證照,雖然目前這份證照還不算普及,因為政府並沒有強制規定所有照顧服務員都要取得證照,但隨著國內受照顧人口越來越多,這類專業證照對服務員的就業與薪資水準的提升,會有明顯的幫助,同時,有需要的家庭也可以依據証照的有無,選擇專業能力更好的照顧服務員。


誰可以成為照顧服務員?

想成為照顧服務員,除了對照顧病弱要有足夠的熱誠、愛心與耐心以外,自己也需要抗壓性、積極樂觀的態度,才能承擔照顧工作的龐大壓力。目前政府規定,要考照顧服務員證照,須年滿十六歲、身心健康、國小畢業、無傳染病和不良嗜好。由於病患或老人有各種不同情形,也會遇到有被害妄想、失智、腦傷導致判斷能力與溝通能力受損的受照顧者,所以照顧服務員需要掌握人際溝通的技巧,面對這類受照顧者,要有包容體諒的態度,才能夠在協助他們與外界溝通的同時,自己不受到負面情緒的影響。

照顧服務是一項專業,也和我們每個人的家庭生活息息相關,以後在醫院或安養機構看見這些辛苦的照顧服務員,一定要給予尊重的態度喔!

??

關心家庭照顧者=關心台灣的未來

? ? ? ?前些日子發生了弟弟不滿姐姐啃老,留下遺書給年邁母親後將姐姐殺害的社會案件,而在之前,也有八旬老翁無力照顧病妻,不忍見其纏綿病榻而將其殺害的悲劇,這些都是家庭照顧者因為不堪長期的壓力,最終選擇絕路的不幸事件,尤其在過年時,當家家戶戶在準備過年節時,全國百萬名家庭照顧者,卻要一人獨自打掃兼照護、沒時間、也沒有幫手可以協助辦年貨,因此調查顯示一到假期照顧悲劇就特別高,年初以來已發生4件悲劇。台灣已經邁入高齡化社會,在少子化、高齡化的雙重衝擊下,可以預期的是,照顧者身心俱疲的情況將越來越普遍。


誰是照顧者?照顧者做些甚麼?

? ? ? ?在家庭中,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照顧者,可能是照顧年邁的父母公婆,或者是因生病而無法自理生活的伴侶、子女、手足。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歷程,我們都有可能受人照顧,也有可能成為照顧者。家庭照顧者必須要接手受照顧者的所有事務,從打理三餐、餵食、洗澡換衣服、打掃家裡、更換尿布到定期就醫、復健等等,視情況而定,照顧者的任務可能無所不包,也因為這是二十四小時以受照顧者為優先的工作,長期下來,很難不感到身心耗竭。


照顧者可能遇到甚麼問題?

? ? ? ?照顧者首先遇到的問題就是經濟,由於照顧工作繁忙無法出外工作,很多照顧者是被迫放棄原本的工作,然而家裡經濟負擔就會變重,另外像是醫療、日常保健品等等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,讓照顧者更難花錢請別人幫忙。

? ? ? ?另一個問題,就是照顧者的身心壓力。長期照顧老人或病人的工作不只是枯燥繁瑣,也有能否把對方照顧好、維持對方身心健康的壓力。在這種壓力下,照顧者很容易陷入自責、焦慮、恐慌等心理狀態,加上只要是人,都有休息、娛樂、出門散心的需要,但照顧者沒日沒夜都以受照顧者的福祉為優先,失去轉換心情、社交休閒的機會,長久下來很容易引發身心疾病。

? ? ? ?另外,其它非照顧者的家庭成員,可能會因為不能設身處地理解照顧者的情況,而施加更多壓力。比方說批評照顧者照顧不周,把照顧者想要尋求幫助的聲音,視為單純不願照顧家人的抱怨,這些不體諒、不了解,甚至是冷漠的回應,可能會讓照顧者更覺得在家庭中孤立無援。

? ? ? ?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的調查,台灣的家庭照顧者有「男性化、高齡化、手段激烈化」的趨勢,中高齡男性因為不習慣表露心情,也不好意思開口求援,往往在身心壓力超過負荷時,選擇激烈手段傷人傷己。提醒大家還是要多關心家庭照顧者,照顧者也要懂得適時求援,不要勉強自己全部獨自承擔,才能避免家庭悲劇的發生。


關心照顧者,就是關心我們的未來

? ? ? ?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照顧者,尤其在少子化、高齡化的現在,也因此民間或政府都開始對這項議題有所著力,除了正在擬定長期照護政策以外,民間也有一些組織提供給照顧者的援助。像是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(關懷專線0800-580-097),就提供了關於照顧病人的專業諮詢,照顧者也可以透過協會加入照顧者的支持團體,與同是家庭照顧者的人彼此加油打氣,也有心理諮商幫助照顧者了解自己的心理狀態,避免過於勞心勞力而產生心理疾病。

? ? ? ?另外,春節假期將到,據調查這段期間更容易發生照顧悲劇,其原因有二,包括看到別人休假,自己缺乏替手,產生極端念頭,以及主要照顧者易與其他未承擔照顧責任的家庭成員起口角,就像「正在沸騰、再不注意、就要爆炸的壓力鍋。」同時,家總也公布家庭照顧者十大困擾冏句,包括「怎麼變成這樣?你是怎麼照顧的?」、「你會不會照顧!不會照顧有捨不得花錢請人照顧!」、「每次回來就聽你念,那就把他送機構阿!又沒人逼你顧」、「每月給你錢,還照顧成這樣,錢都花去哪了?」,因此小編提醒大家,過年假期與家人見面時,要多注意說話口氣、多體諒彼此的心情,讓大家一起平平安安快快樂樂過個好年!

?

? ? ? ?家總理事長陳正芬呼籲,山珍海味不如家人與社會,給予「照顧者三天假」、「喘息服務」、「02-2585-5167專線服務」等三道關懷好菜,另外由於家服員過年薪水也加倍,希望其他家人可以幫忙支付,減少照顧者經濟壓力,陳正芬也提醒,春節喘息服務申請需時一周,要在2月9日前向長照中心(412-8080)提出。

??